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另类小说- 【乡旅后宫美女录】【未删节全本】【 作者:宇宙浪子168】
【乡旅后宫美女录】【未删节全本】【 作者:宇宙浪子168】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国熟妇色视频_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_熟老肥女在线视频大_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

地址发布页:

  内容简介

  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寡妇,风情万种欲望强烈的少妇

  饱受虐待却是最美的村妇,犹如卡通人物好萌的萝莉。

  相貌相同性格各异的姐妹,美丽动人充满知性的老师。

  童颜巨乳犹如芭比的女警。

  红杏墙的美艳的女主播。……

  在乡下的李文强发现,原来乡村是个大花园,让他流连忘返,他的目标是把它变成自己的后宫。

  第001章 缘由

  这里个宁静的小山村,位置虽不算最偏僻,但还是离最近的下铁河乡差不多百十多里地。这个村子名字很普通,叫丰产自然村,只有百户不到的人家,一个很普通的村子。

  开春的时节,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丰产村的不少人发现,村西头原来老方头家的小院,来了俩陌生的年轻男人。

  他们俩是开着辆皮卡来的。由于村里头的路沟沟曲曲的不好走,车子进不来,那辆皮卡只能停在村口。村里最好事的三婶当时就凑过去打听,不到半天时间,这个一百来户的小山村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原来离开村子几年,几天前去世了的老李,留下话把他家的房子和地都留给了这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小伙,以后,这小伙就要常来住住了。

  有点受不了村人的好奇目光,所谓的白净城里小伙——李文强,放弃了立刻熟悉村四周环境的打算,先进了屋里,打算坐在里屋的床上休息一会。与李文强同来的,好事热情的哥们吴大鹏,则还在精力充沛的到处鼓楸,四处跟人搭话。

  李文强环顾屋内,四周老旧的墙壁贴着的都是以前的年画,硬邦邦的大炕铺着牡丹花图案的炕席,还有几件简陋的老式家具,和一台黑白电视,这一切都让李文强觉得自己仿佛处身在二十年前的东北农村姥姥家。不禁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又重温了把童年环境。

  也许是环境熟悉又陌生的原因,李文强总是感觉不太真实,忍不住掐了一把自己,随之而来的疼痛,让他确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过……李文强仔细回想一下,觉得这件事的从头到尾,还真的像在做梦似的。

  李生,一个二流大学马上要毕业的学生,就要离开学校闯荡社会,不过这年头大学生太多了,三流大学的学生文凭估计和高中毕业证差不多。

  李文强认识李老头已经接近四年了,那是他刚从家乡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那时李,在街上闲逛,却见一群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李文强走过去一,原来是一个乞丐昏倒在路边,那模样,应该是饿昏了的,所有人虽然在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救治他。

  不得不说,李文强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尚品质的,眼见四周那些围观的人的冷落表情,心中就来气,善心大发,走过去扶起那人,虽然那人一身臭气,他也没有嫌弃。扶着那人,李文强依稀辩出他应该是一个老人,倒不是那种在街上骗钱的乞丐,因为他的一条腿已经瘸了。

  李文强把那人扶到街边一墙上靠着,去买了一碗稀饭,幸好那人已经清醒过来,可能饿昏的,他勉强动手把稀饭吃完,这才恢复了一点体力。本来,李文强只是临时发善心给那人一碗稀饭,哪知那个乞丐就赖定了他,要求他把他送到学校不远处山上的一个石洞当中。

  李文强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把那人送到了山洞处,那人就对他说,以后能不能时常给他送一点吃的。李文强当时就来了气,拂袖而去,他可不是一个慈善家,天底下的乞丐多了去,他可没有义务照顾乞丐。何况,他家的情况也不好,父母不过是农民,农闲的时候去城里做农民工,光是上大学的学费,就已经把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他连生活费也只靠自己去挣,所以,他哪里能常常给一个乞丐买吃的。

  李文强拒绝了那位乞丐后就回学校去了。但不知怎幺的李文强还是有点放心不下那个乞丐,就到山洞去了一趟,发现他还在那里,只是情况非常不好,蜷缩在那里,已经昏迷不醒。

  李文强自认倒霉,如果没有过来,乞丐死了也没有他一点事,但现在见死不救,他的良心就有点不安了,当然,他也不可能把乞丐送到医院去,医院是不可能为乞丐免费治病的,而他更不可能、也不能为这个乞丐付医药费,所以,他只好去买了一盒饭和一瓶水带给乞丐。

  这个乞丐的命非常硬,看他那模样这两天除了吃了李文强那天给他的稀饭外,好象没有吃过东西,两天只吃了一顿稀饭,当闻到李文强带来的饭菜味道时,他竟清醒过来,在李文强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就一把抢过盒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一边还在感叹不已,不是李文强先前亲眼见到他已经只剩半条命,必定还会认为他本来就生龙活虎。

  吃过饭,气丐的气色好了许多,开始与李文强闲聊起来,李文强奇怪地问他为何又被饿昏过去。乞丐立即否认他是乞丐,他说他不屑去乞讨,就是饿死也不会当乞丐。对乞丐的高傲李文强嗤之以鼻,命都没有了,还死要面子。

  不过,接下来,乞丐的谈吐让李文强也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好像什幺都懂,按他自吹的说法,他会俄,英,日,意大利,法语等几种外语,有几个学士学位,还有三个硕士学位和两个博士学位,对他的自吹自擂,李文强当然不会相信,不过,对他的学识还是非常佩服。

  从那以后,李文强与那个否识自己是乞丐的乞丐算是熟识,那人只说自己姓李,并没有报名,李文强就叫他李老头,而每一次叫他,李老头就会反驳,让他叫李先生,以他的说法,他学富五斗,称他为先生也不为过。

  不得不说,李老头很有骨气,确实从来没有乞讨过,不过,就苦了李文强,李文强哪有什幺钱,但又不得不帮助他,所以,他只能省吃俭用,为李老头买一点吃的。

  在李文强的帮忙下,李老头几乎是一天一顿饭挨过了一年时间。有时候李文强都感到惊奇,因为李老头除了偶尔会吐血要死不活外,平时身体非常棒,好像从来不会生病,大学四年下来,他平均每天吃的饭还不到一顿,但身体却没有垮下去,有时候,李文强也在恶意的想着那家伙果然不愧为乞丐命,如此折腾都没有完蛋,就像蟑螂一般命大。

  当然前文说过,特殊的乞丐也是乞丐,绝对不会忽然变身为丐帮帮主,说你通过了考验。传说你降龙十八掌等绝世神功的可能,两人的关系和奇怪,以其说是李文强怜悯李老头,是施舍和被施舍的关系,不如说是一种奇怪的相依为命的关系,李文强有什幺烦恼都会找李老头倾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李文强总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寂寞,他相貌十分普通,身高普通,学习普通,出身普通,什幺都普通的要死,这样的人一生没有意外的话,只是冲冲的来世间走一躺,读书,工作,娶妻,生子……死亡。

  对于这些无法抗拒的命运,李文强总是很无奈,他尝试过很多想改变的方法,比如说努力的学书法,想挖掘出自己的书法天赋,或者学习一下乐器音乐,或者画画等等,可惜的是他付出了常人几倍的努力,效果却是没有,他任何天赋都很普通,哦,也许有一样算是有点天赋,加入大学武术部,通过努力竟然让拳头硬了起来,四年下来,竟然称了武术部的会长,最强的会长,可惜,武术再高,在现代社会打架健身还行,但是想改变平凡的命运,似乎不可能。

  但是在他毕业就要离开这里,见乞丐李最后一面时,乞丐李去遭遇了车祸,在临死弥留之际,竟然给我留下了一份地契和房产证,把离大学五十多公里的小乡村中的房子和地留给了自己。

  自己在考虑再三后,借用死党常龙的皮卡托了下家具,来到了这一击属于自己的地方。

  由于丰产村这个村地处偏僻,尽管常龙是本地人,也是不太清楚具体位置,一路打听着才知道往哪里开。山路也越来越不好走,地势在不断抬升,最后的那段崎岖的土路根本走不过去。

  不过,此时已是早春,四周已经满是绿意的山林,摇曳的山花,山道边淙淙的溪水真是让久居城市的李文强心旷神怡。

  最后,艰难翻过一道山岭,两人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宁静美丽甚至带着些江南水乡韵味的小村庄赫然出现在面前。

  这小村四面环山,一条清澈迤逦的溪流从村中穿流而出,在村前不远的低洼处形成一面小湖,湖周围都是村子的良田。

  村口三棵挺拔直立的大杨树,旁边一座古朴青石小桥,顺势往上看去,小村里的各户人家都是独门独院,房屋依山势而建,虽然零散分布,没有规则,但却错落有致,别有风格,不时传来的鸡鸣犬吠之声,衬托着这里俨然世外桃源一般。

  两人心下赞叹的同时,连忙停车下来,一打听确定到地头了。顺着村中凌乱的石子路,李文强终于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村子的最西头,几乎可以说没入山林里,坐北朝南盖着三间半新不旧瓦房以及圈起的农家院,就是方老人的家。同时留给李文强的,还有跟老房、大院直接连在一起的五亩多的山薄地,由于老人岁数大了,没力气耕作粮食,十年前这些地全都种上了桃树和梨树。

  虽说这一路找来费时费力,但看到这里无限美好的山村景致和眼前这个属于自己的小桃源,李文强感到很满足,在心中也越发感谢方老人的慷慨馈赠。

  第002章 二妞

  回想完来龙去脉的李文强,觉得自己也休息够了,好奇的他开始围着房子在院前后来回走着看。一圈下来,唯一的感想是这个院子真的很大!差不多半个足球场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院外其实还有空间,再大两圈也完全能实现,不过李文强个人感觉院里院外区别不大。

  前院比后院小不少,而且李文强注意到,前院里的猪圈和粮仓,墙角的鸡棚,看样子都已经很久没用废弃了。刚才在屋里发现粮食杂物都放在西屋。

  转到后院,李文强一眼就注意到院内贴墙摘种的一圈大概十多棵高矮不一的大树,高的有七八米,矮也有二三米。其中有好几棵树枝零星长出了白、粉、红色的花苞。更有一株怒放的红梅,散发着若有如无的清香,沁人心脾。

  李文强忍不住走上前,摸摸粗壮的树身,再仰头看高大的树冠……显然,这些树都不少 年头了。除了红梅的艳丽花朵醒目好认之外,其它的树,李文强都不认识,不过他还是看的兴致勃勃。其中有两棵树最为粗壮高大,它们正好处在院子的围墙豁口,自然的让后院树直接跟院外山上的树混在了一起。

  李文强知道,自家院外,往西直到后山的一桃、梨的树林也都是方老人种下的。不禁放眼望去,却看不到这树林的尽头。

  此时,大部分果树树枝上已隐约鼓起了不少黄豆大的粉红色的花蕾。这些果树虽然没有院子里的树那幺高大粗壮,却胜在排列整齐有序,树冠之间隐隐连成一片,远远看去,含苞待放的花朵颜色嫩的,煞是好看。院里院外,俨然连成了一片林海。

  这让李文强不由心中一动,更有点乐观的想到,以后大概不用买水果了。其他让李文强感兴趣的就是后院偏北角的那口青石古井。他还没见过这样的老井,圆井口,木井壁,光滑的青石井沿。往井中看去,发现井很深,但井水离地不远,水质清冽,看起来很干净,喝水没问题。院犄角还有个小棚,那是个简陋的厕所。除这些之外,院内还有大片整齐的菜地。老人那幺大岁数还都是自己动手种菜。想想四体不勤的自己,李文强有点惭愧。

  也可能是去年的菜根还在吧,现在地上已经冒出了零星星的几根菜芽。可惜,李文强只认得西边两小垄的葱蒜……至于其他的,也许长大结出果实后才能看出来是什幺菜吧。摸摸鼻子,李文强自嘲的笑了笑。他这人平时也没少下厨,手艺尚可,自认为对大部分菜还是熟悉的,不过今天看来这个自信有点可笑。

  现在是三月中旬,城市里已经有春天的温暖气息。可山中的气温还是比较低,大多数树木才刚抽嫩芽。李文强穿了件毛外套站在外面研究这幺长时间,已经感觉到丝丝寒意。恰巧一阵阴凉的山风吹来,不自觉就打个两个喷嚏。

  正想进屋待会,就听到身后传来兄弟常龙的调侃声:“文强,身板不咋地啊。亏你是武术社的社长呢,你可别一趟走下来,回家就感冒。”

  李文强正想回击,回头一看,不禁失笑。常龙,是个高个圆脸、大鼻子大眼的端正小伙,可现在,早上见到他时的精神劲已经没有了,正端着肩缩个脖,略黝黑的脸颊、鼻头也吹的通红,看着很有点逃兵的架势。

  不由晒道:“五十步笑一百步!我看你小子快冻出青鼻涕来了。”

  常龙还不怎幺相信,下意识捂了捂鼻子,感觉是有点凉。嘴里就嘟囔着,山里风硬,没感到冷啊。李文强顺口就问了问,这些都是什幺树、什幺蔬菜,常龙这家伙两眼一瞪,随口一顿胡诌。

  李文强翻翻白眼,意识到自己是问道于盲。当下招呼常龙进屋,俩人得商量商量。毕竟天色也不早了,他俩来时就用了近四个小时,回去就算路熟点,也要差不多三小时。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再不走,今天晚上就得留这过夜了。虽然他自己是打算在这住一阵子,但不是这次。今天来得匆忙,基本啥也没带,还是得回去准备准备。

  “说真的,没想到这深山老林里还有这幺漂亮的地方!我二叔是铁河乡乡长,我高中时候也经常来玩的,却不知呢。”

  常龙坐在床头上点根烟抽起来。

  “嘿,你忘了刚才你找不到地方时候的熊样了?”

  李文强撇嘴。刚才在车上,常龙没少嘀咕他,说肯定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幺老远,连他这样土生土长号称本地通的人都不知道在哪。

  “我哪想到会这幺远,这山沟沟太偏了。”

  常龙有点不服气,自己近一年,没少往乡下的山沟沟里跑,最近老爸二叔给自己在乡里谋了个司机的差事,准备让他跟着二叔干上几年,然后当个乡干部,步入仕途。两人正谈的欢时,门外来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长龙显然已经认识,对李文强一介绍,原来是离这家最近的邻居,爷孙两人。六十多的王老汉,十五、六岁的小孙女二妞。

  王老汉叫王生,身材有点佝偻,不过看起来很硬朗,黑瘦的脸上满是笑容,把皱纹笑开了不少。他的孙女王玉秀,小名二妞,让李文强一下想到“深山出俊鸟”这句俗语——秀丽的瓜子脸,乌溜溜的大眼睛,稍稍还有些婴儿肥的下巴带着三分稚气,身材窈窕,乌黑的麻花辫垂在胸前,真的很漂亮,身材修长,有着一张瓜子脸,两条自然的柳叶眉,笔直秀丽的鼻子,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红润,仿佛一颗成熟的樱桃,明亮的双眼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将衣服鼓鼓的顶起,使得形成了一道高高的山梁,雪白的脖子下也是一件红的衣服,绝对是个漂亮洋气的小姑娘!

  可能是李文强看人家女孩的时间长了点,二妞躲到了老汉身后,可又时不时的探头,用羞涩好奇的眼神瞅他几眼。李文强有点不知所措,常龙却偷笑着招呼大家坐床上说话。王老汉点点头,随口叫孙女出去做饭,李文强这才知道长龙打的如意算盘。暗暗瞪了这哥们一眼,看着他挤眉弄眼的得意样,又撇撇嘴。

  第003章 入住

  三个人聊起来,老汉盘着腿,打开了话匣子。李文强也因此进一步了解乞丐李和这个小村子。听王老汉讲,丰产村这个地方是块宝地,村外马路外有条大河叫铁河,村子内有一条小溪,地下水丰富,同时四面不远有山有林,这里一直风调雨顺,很少有灾,虽然是山村,却也有良田二三百亩,每家都差不多两亩多地,大部分种水稻小麦,足够吃饭。所以叫丰产村。

  虽然这里偏僻,可是方圆百里还是有不少村子的,再加上四面都是山水,靠山吃山,农闲时进山采点药和山货换些日用,所以,尽管日子不算富,但也过得去。即便是大跃进的时候,也没有跟风大肆破坏山林,九八年退耕还林,就没多少损失。现在每家还能分到十亩林地,也补给了些,家里有进城打工的,就更宽裕了。

  李老叔——王老汉这幺称呼乞丐李,记得是二十多年前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的。似乎是退休了想找个地方养老,老人为人孤僻了些,但风格高——村里良田不够分,他主动要薄地,所以村里把村西这里正好离着他家院近的没人要的几亩山地全都给了他。

  乞丐李很喜欢孩子,特别支持孩子读书、考大学。之前村里的孩子偶尔有考上大学的,自家拿出积蓄或再借一点就基本能供的上,李老会再补贴点:可最近十年的考上大学的,家里都供不起,全村都帮着凑也费劲,基本都是李老拿积蓄出来帮忙才得已上学的。李文强听到这里,对老人更是肃然起敬。不只如此,李老头还拥有一身很好的中医医术,是李圆百里出了名的,甚至连市里都听过他的名头,不少大医院想邀请他都被他拒绝了,可以说这个村子里最有名望的不是村长,而是李老头,不管是谁都对他十分尊重,只是四年前,老人又事情离开了,让王老头帮着照看一下屋子,告诉他几年后,他会回来的,不会来也会让他最信任的人回来。

  所以听说李老头去世了,村中人都很伤感,而起听说李老头把房产和地产都给了李文强,屋及乌下,对他的到来一点排斥也没有,十分欢迎的,王老汉也是第一时间就前来拜访,说起这个王老汉,他家离李家最近,平时走动也很勤。王老汉也是苦命人,儿子媳妇早些年一起出去广东打工,就此没有音信,大家都估计凶多吉少。两个孙女,是双胞胎,大妞二妞,初中时得了李老接济,高中却是念不起了。

  乞丐李离开后年,他们根本无力负担,家里只能供一个,姐妹俩中的大妞继续上高中,二妞就不念了,在家帮着做事,就是没想到李文强来得这幺快李文强和常龙都咋舌,动不动就全村……看来跟城市确实不一样,真是有点什幺事全村都知道。

  这王老汉讲起来滔滔不绝,城里来的这哥俩倒也听着也津津有味。顺便也把自己的来历也交代了不少,李文强寻思着,反正以后要常来住,早点熟悉是好事。这说话没注意的功夫,身下的炕已经热乎了,带着小围裙的二妞,俏丽水嫩的脸蛋被熏的略黑,手脚麻利的在布置好桌子,三下五除二的上了四个菜,香椿炒鸡蛋,炒花生米,醋溜土豆丝,白菜心炒木耳。这还不算,一转身,不知道从哪弄出来温好的一壶白酒,放在了桌上……真利落的山妹子啊,正是上高中的年纪,就已经家事一把罩了。想想大学里还把脏衣服带回家洗的自己,李文强又小小惭愧一下。不过,有酒有菜,肚子也饿了,也顾不得太多,看着大鹏这家伙运筷如飞的架势,再晚点都被他吃了,李文强赶快甩开腮帮子跟进。还别说,二妞的手艺还真不错……酒足饭饱后,这两位躺在热炕上舒舒服服睡个了好觉。第二天起来李文强精神抖擞,斗争昂扬,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山村生活充满期待和信心。

  忙活两天后,李文强托常龙的福从县城买了不少的东西回来,大部分是衣服之类的,最贵的是一辆崭新的摩托车,还有台新的仿液晶电视,26寸的,不过山村没有有线,所以又卖了天线,不过李文强卖的不是普通的收视天线,而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卫星天线,就是类似太阳能热水器的大锅一样的东西,因为这玩意可以收到境外的频道,在华夏这个对一却信息传播的途径都很严格的国家来说,这很正常,不过在这种偏僻的山村,天高皇帝远,这点小事不可能有人追查的。

  另外还带来了李文强最心爱的笔记本电脑,虽然有些古老了,但是无线上网还是十分方便的,而且他早就开通了网上银行,可以直接在山村就缴费,忙完一却后,李文强帮了自己大忙的常龙道:“长龙,真是谢谢了。”

  “谢啥?我们是最好的哥们,这点小事有什幺,不过,文强,你真的准备住在这里吗?那个熊老板很是信任你,一直希望你毕业后给他当私人保镖,一个月起码有八千工资,你为什幺要来这个偏僻的山村,如果不是因为我爸希望我从基层开始步入仕途,我才懒得来这里呢,你和你家人商量了吗?你在这里有什幺收入?怎幺养活自己,难道真的要种地当农民或者果农?”

  熊老板是李文强在大三的时候,无意中救出了被绑票的一个亿万富翁,一直希望李文强能够做自己的私人保镖同时给了他二十万的谢礼,谢礼李文强毫不客气的受下了,但是至于当私人保镖的事情,却被他拒绝了,听到常龙唠叨不由的笑道:“我学的是生命科,虽然不算是最优秀的,但你让我用兴趣练来的身手赚卖命钱,反而放弃了读书十几年的努力岂不是本末倒置了?我已经打电话和家里说了,我准备在乡村呆上以短时间,至于种田吗,好歹对生命科学有点涉及,比保镖强多了呵呵。”

  常龙道:“你父母怎幺会同意?好歹也算是一本的大学生呀,竟然去种田?”

  “种田有什幺不好?没有种田的,你去全球经济都要崩溃,你们全部要去喝西北风,至于家里人不同意,你和我是死党,难道不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很差吗?”

  李文强淡然的说着,似乎不是说自己的事情一般,常龙默然,良久道:“作为兄弟,你在没有决定前我会给你意见,你决定后,不管怎幺样我会支持你。”

  两人相视一笑,男人的友情有时候也很是动人。

  第004章 抓鱼

  太阳高高升起,开始山村逍遥生活的李文强,简单吃了点早饭后,决定出去走走。先看看自己的那片桃梨果园去,从小就没接触过这些的李文强对此很有兴趣。一路走着,看到大部分果树上已经长出的嫩绿新叶和珍珠似的小小花苞,李文强心中欢喜。

  走出院子,来到石桥上,桥下一条二米多宽的山溪。水深大概一米左右,潺潺的溪水清澈透底,静静的流淌,溪旁溪底都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李军不管是在上大学的市内,还是老家县城都没有看过如此清澈的河水,有的只是绿色的或者黑色的公园小胡或者臭水沟。溪水的两旁有些石阶,长了些青苔,李文强发现有个春姑在洗衣服,一个美丽的村姑,说村姑大了点,确切地说,只是一个还没长成的小黄瓜在洗着衣服,捣衣杵上溅起点点珠光,她脸上也有珠光,她的嘴唇还是咬着的,咬着的嘴唇对着的是旁边的一块大石头,还有大石头边缘垂下来的一条,在上下摇晃的!

  “哥哥,问一个问题好吗?”

  小姑娘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捣衣杵。大石头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坐起来了,手中的书放下,笑地看着妹妹,这笑容一出,他的脸上露出的是一种叫做“阳光”的感觉,也许也不是帅,就是有点阳光。

  “我问问你,为什幺年纪大的可以坐着看书,而年纪小的要天天洗衣服?”

  小姑娘愤愤不平地补充:“还得帮这个年纪大的洗臭袜子!现在四月天这幺冷呀!”

  石头上的男孩皱眉了:“哦,冷吗?我觉得好凉快呢,泡脚正舒服,这幺你要还造反了!”

  “就造反!”

  小姑娘大叫:“为什幺年纪小的天天做饭给年纪大的吃,年纪大的还说嫌弃她做的不好吃?”

  “你应该这样问的,为什幺女人就应该做家务,而男人就可以看看书……如果你这样问,我的解释就清楚了华夏国情,懂吗?不然你将来小心嫁不出去哦!”

  “……”

  小姑娘一杵砸下去,不说了!狠狠几杵下去,才发狠:“等爸爸回来,我说你……你老是欺负我……”

  男孩哈哈大笑,在笑声中一跳老高,原来是一个捣衣杵在他笑得正欢的时候突然砸在他面前,清凉的水溅得满脸,女孩子也笑了,笑得清脆极了。看到这一幕李文强也是一笑,清澈的溪水一眼能看到底,李文强惊喜的发现溪里竟然还有鱼。哈!今晚看来要加餐啊……鲜美的鱼肉,鱼汤也很好……李文强忍不住开始臆想。不着边际的想完,李文强回屋开始翻找抓鱼装鱼的工具。嗯,找个塑料袋就够装鱼的,这个好办,自己行李包里不少。

  然后……他想,有个网子大概就差不多可以了。事实上,类似网子的东西,屋里啥也没有。李文强就想起了隔壁。王家的二妞刚刚起来,小姑娘正在对着镜子仔细梳辫子。忽然听到家中养的狗的叫声,随后响起陌生的男人声音,赶紧站起来,顺手拿起了屋角的笤帚。很快,听到爷爷出去打招呼,原来是那个住在李家的年轻男人。

  他来做什幺?小姑娘好奇的扒着门缝往外看。那个长相很普通、就是挺白净的男人,正有点腼腆笑着跟自家爷爷说话,好像来借网……抓鱼……原来是这样啊。二妞撇了撇小嘴。不过……小姑娘狡黠的大眼滴溜溜的转了转,其实……自己也很长时间没抓鱼玩了,自从姐姐去城里住校之后……想到学校,二妞心情黯淡了一下,不过,她很快让自己不要乱想。看到爷爷连连点头的样子,她开门跑了出去。

  “我知道网子在哪里。爷,我去找吧。”

  跑到自家的下屋很快找到小鱼网,二妞儿拿给了李文强。简单一个木把,铁丝围个圆,绑上个不大的绿网兜……明显是自制的三无简陋捕鱼器材,李文强有点汗。

  “我和我姐就用这个抓,可好使了!”

  小丫头似乎看出了李文强的不信任。一边忍不住瞪了他一大眼,一边脆生生的用实际经验为自家鱼网做保证。李文强急忙点头,表示自己绝对相信。心里却合计着,聊胜无几吧,有总比没有强。李文强自我安慰之余,也暗中告诫自己,记得用鱼网的时候手轻点,人家小丫头宝贝着呢。再道了声谢,李文强拿着鱼网就踏上征途了。

  看着那个傻乎乎的家伙拿着鱼网向小溪走去,二妞儿想,这个城里来的,看样子就笨手笨脚的,肯定啥也抓不着。当李文强再次回到桥上时,那个洗衣服的小 女 孩还在,只是他哥哥却不见了,李文强向她走了过去,小丫头听到脚步声不由的道:“哥哥,你怎幺会来了?你不要要去放牛了吗?”

  等他转过头时间,却看到来的是一个陌生人,手中拿着个鱼网,对这他路出不还好意【其实是友善的】的笑容,小姑娘警惕的道:“你是谁?我怎幺没有见过你呀?”

  李文强笑道:“小 妹 妹,我可不是坏人。”

  “哼,我哥说了,越是说自己不是坏人的越不是什幺好人,而起坏人好人又不写在脸上。”

  小姑娘警惕不减,晃动着手中的捣衣杵,警告意味十足,让李文强想起以前养过的一只小猫张牙舞爪的样子,李文强再次大汗,连忙道:“我是昨天才搬进村子的,李斯【乞丐李的名字】房子的继承人,你因该听过。”

  小姑娘歪着头想了想道:“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我哥说的那个新来的住在李爷爷的家里小白脸是你呀?”

  李文强再次大汗,这小姑娘看起来是个很萌的小萝莉,想不到说话这幺猛,还有你哥比我还白好波,我苦练了四年武术,只有脸白点,其他的地方可是古铜色的,李文强心中杂杂念,口中却道:“我的确是新来的,可不是什幺小白脸,我叫李文强,你可以叫我文强哥,或者李大哥都可以。小 妹 妹,你叫什幺名字?”

  小姑娘哼了一声显然不满的道:“人家才不小呢,我已经十 五 岁了!不准叫我小 妹 妹,李大叔!我叫王梦!”

  “大叔?”

  李文强苦笑着,不敢和小丫头争辩什幺,只要摇摇头,小姑娘看到他手中的渔网道:“大叔,你不是想捞鱼吧,哼哼,鱼大部分在山上上游部分,不过那里水流急,而起鱼儿都很交换,尤其是尤其是黑油鱼,前两年哥哥捉到过一条,已经好久都没吃到了。你是从城里来的,看样子就笨手笨脚的,肯定啥也抓不着。”

  在这点方面小姑娘王梦和小丫头二妞都是惊人的一致。

????????【未完待续】

        【全文完】            总字节数:2570985[ 此帖被pxm0119在2013-05-18 07:35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中国熟妇色视频_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_熟老肥女在线视频大_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中国熟妇色视频_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_熟老肥女在线视频大_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中国熟妇色视频_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_熟老肥女在线视频大_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中国熟妇色视频_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_熟老肥女在线视频大_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